渤海人寿2季度亏损8.92亿 收监管风险提示函直指保险资金运用

  投资拖累渤海人寿2季度亏损8.92亿,收监管风险提示函直指保险资金运用

  近日,渤海人寿发布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交出上半年成绩单。一季度阶段性盈利后,二季度渤海人寿再度陷入亏损状态,净亏损8.92亿元,上半年合计亏损7.49亿元。

  据悉,亏损主要来源于渤海人寿投资端,该公司配置的部分产品存在交易对手信用违约,利润受到个别投资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影响,而“包袱”或许来源于“海航系”,如何稳妥化解风险项目,降低业绩影响,成为当务之急。

  如今,渤海人寿还有两项大事备受业内关注,一是意图斥资47亿,大手笔收购渤海信托;二是唯一的国资系股东天保控股副总经理吕英博,接棒“老将”闻安民,出任董事长,动作之中,渤海人寿也在酝酿着变化。

  作者 | 李丹萍

  投资“包袱”压身,项目风险待化解

  数据显示,上半年,渤海人寿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3.13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8.55%。受疫情影响,寿险行业保费增速整体放缓,上半年原保费收入19969亿元,同比上涨6.04%。得益于业务转型持续深入,渤海人寿保费增速领先行业2.51个百分点。

  分渠道来看,渤海人寿银保渠道新单保费中,期交保费占比同比提升近900%;个险渠道新机构投入运营,增员效果明显,新单原保费同比增速高达约98%;经代渠道新单原保费同比增速超过400%,且已完成全年预算任务;互联网业务新单原保费同比增速超过240%。

  不过,增收却未必增利。一季度阶段性盈利1.43亿元之后,二季度,渤海人寿再度陷入亏损,净亏损8.92亿元,2020年上半年合计亏损7.49亿元。

  “二季度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公司投资业务配置的部分产品存在交易对手信用违约,利润受到个别投资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影响”,渤海人寿回应蓝鲸保险称,目前公司积极推动相关项目的风险化解工作。

  渤海人寿介绍,年度盈利情况关键取决于风险项目是否妥善化解,将积极推动以资抵债、法律诉讼等相关工作,最大程度降低相关风险资产对公司利润的影响。资产配置方面,仍将坚持年初制定的资产配置计划,稳健有序开展投资工作。

  事实上,渤海人寿受投资拖累已久,“包袱”或许主要来自于“海航系”。

  2019年,渤海人寿亏损13.95亿元,主要因投资业务配置的部分产品,偿债主体涉及的部分民营企业曾采取激进扩张战略,叠加金融去杠杆等外部因素影响,出现较为严峻的流动性风险,涉及项目发生集中逾期违约,造成投资项目亏损,进行计提减值准备后,形成报表亏损约13.11亿元。

  蓝鲸保险梳理发现,2019年,渤海人寿与主要关联方交易海航资本、浦航租赁、天津航空、海航集团北方总部,就信托计划、保费等项目,合计发生高达99.06亿元的关联交易(部分未落地)。

  截止2019年末,渤海人寿与海航资本、天津渤海租赁四号租赁有限公司、海口渤海四号租赁有限公司、浦航租赁等8家重大关联方交易余额为59.86亿元,以2018年末总资产334.38亿元计算,占比达到17.9%。不难窥见,渤海人寿与海航系之间,仍有诸多涉及关联方的投资项目。

  不过,渤海人寿也曾表示,公司投资项目,尤其是涉及关联方项目,均严格履行决策程序,并向监管报备,不存在利益输送问题。

  一位投资人士向蓝鲸保险指出,海航集团整体的流动性压力较大,导致关联企业出现无法支付本金及利息风险,因此渤海人寿所持仓资产面临的违约风险较大,“尽管渤海人寿按照要求履行投资程序,但也无法否认与关联方交易,给自身带来的投资亏损”。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5月9日,银保监会还向渤海人寿下发《风险提示函》,进行相关风险提示。蓝鲸保险了解到,该份风险提示函,主要针对渤海人寿的保险资金运用风险防范提出要求。

  渤海人寿回应表示,公司已进行整改执行,按照监管要求规范投资行为;摸清风险底数,严控重点领域投资风险;通过内控梳理、风险评估等手段,查漏补缺,强化和完善各项内控管理制度,提高经营管理水平;持续强化风险管理,严格落实全面风险管理要求,以及各个环节责任人及领导的责任。

  海航老将退身位,国资股东接棒话语权

  作为海航旗下重要的保险版图落子,渤海人寿一举一动也备受关注,譬如对渤海信托的收购事项。

  据悉,该笔交易股权总价为46.84亿元,截至2019年末,渤海人寿已向关联方海航资本集团支付3.067亿元。对于项目具体推进情况,渤海人寿表示,以监管披露的公开信息为准。

  “目前,监管层对信托牌照的审核批复暂未放开,牌照难得,渤海信托在行业内,经营状况相对不错,资产标的质量尚可”,上海律师协会信托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冯加庆向蓝鲸保险介绍,“金融机构中,信托机构通过固有的功能以及相对灵活的运营体制、交易结构,可在资本市场中起到整合作用,与银行、保险机构相比,具有意想不到的经营效果”。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持有相似观点,“信托牌照原本是金融业务机构最灵活的牌照,而渤海信托也是海航系重要的杠杆融资工具”。

  “但在金融去杠杆的政策下,加上经济形势走弱,部分信托公司积累了一定风险,因此牌照交易热度有所下降”,沈萌进一步提醒称,“渤海信托卖给渤海人寿,也是海航系去杠杆的方式,出售给关联方,可以快速获得大量现金”。

  拟接盘“海航系”资产的同时,具有海航背景的“老将”闻安民,在近期卸任渤海人寿董事长职务,出任副董事长以及拟任总经理、临时负责人。

  6月,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吕英博履新渤海人寿董事长。简历显示,吕英博曾任天津港保税区财政局局长、天津保税港税区工作委员会委员、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同时还担任天津天保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保控股”)副总经理,后者也是渤海人寿第6大股东,以及渤海人寿现有的17家股东中的唯一一家国有法人股东,归属天津港保税区国有资产管理局。

  高管更迭后,新的领导班子也将继续带领渤海人寿顺应行业趋势,积极战略转型。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鑫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hollyreggio.com